專訪Dennis Soap:做人當然會失控,除非你不做人 -

專訪Dennis Soap:做人當然會失控,除非你不做人

HF Crewon August 6, 2014 at 11:00 am

做人當然會失控,除非你不做人吧。

於6、7年前成立Loze Control的Dennis Soap (Dennis),自稱「失控的孩子」,專做「有趣、滑稽、色彩豐富」且「矛盾」的產品。HOKK fabrica跟Dennis來過對談,更覺真人比他的創作更有意思。

H: HOKK fabrica          D: Dennis Soap

H:何以成立這個創作單位?
D:主要想探索自己的生命

H:如何透過Loze Control探索自己的生命?
D:我本身性格矛盾,相信人人也是矛盾的,只是矛盾的部份不同,有些人可能是5%,有些人是一半。比如說,自己喜歡執拾和整理東西,但往往因生活上各種不同的事情,它們又再混亂起來,很亂,甚至好__亂,然後又要重新整理。這個循環就好像呼吸和每天的生活一樣。
有時我又會故意搗亂,例如亂畫、破壞一些東西。

H:所以你自覺經常呈現怎樣的狀態?混亂/整齊?
D:混亂→整齊→混亂→整齊→混亂→整齊→混亂→整齊→∞
不斷重複。

dennissoap-drawings-01-hokkfabrica dennissoap-drawings-02-hokkfabrica

H:何以名為Loze Control?
D:「Loze Control」即是失控(out of control),可能因為自己反叛的性格而然,同時受到hip-hop文化影響,加上覺得這個世界很失控,自己本身也有點失控,所以就叫失控。
後來我發現,這個世界需要一些「失控」才會「正常」。換句話說,這個世界存在著各式各樣的生物,單是人已經有不同的類型,就是要共存才能叫世界平衡一點。

H:Hip-hop文化如何影響你的價值觀?對施壓說不?
D:初頭只是單純地喜歡hip-hop的顏色,後來了解到hip-hop背後的起源為反抗政府的施壓以後,又自覺不太合適。我沒有很強烈的政治立場,我的壓力主要來自生存。

H:你有什麼失控?
D:Loze Control成立初時,我還在當全職設計師,對沉悶的辦公室工作產生很多疑問。公司經常想我抄襲其他高級品牌的設計,但我認為的設計並不是如此,這令自己迷失起來。

H:抄襲其他高級品牌如何對你生存構成壓力?
D:對我當時做全職的生活/生存構成壓力,因為這不是我期望的工作。

dennis-soap-portrait-hokkfabrica

H:你的作品風格很一致,亦很有標誌性。自覺你的設計有受過哪些風格影響嗎?
D:我認為太陽之下無新事,每個人都會受到不同的東西影響,自己亦然。一直很喜歡Andy Warhol 和中國攝影藝術家馬良,自己本身亦喜歡色彩濃烈的東西,可能都受到他們影響。另外,自己一直喜歡攝影和製作T恤,於是一開始就用自己拍的照片做一些眼鏡布、書還有T恤。

H:之後有其他新嘗試嗎?
D:拍裸照。

dennissoap-nude-photography-01-hokkfabrica

H:純粹自high?
D:我不明白你說「純粹自high」的意思,讀者看你寫的訪問會不會「純粹看看」?賣家將藝術品放到拍賣行,這種交易會不會「純粹為了錢」?「純粹」到底指什麼?

H:「自high」即指不帶任何外在因素,單純地想做的動力。
D:可能我不相信「不帶任何外在因素」這回事,至少你的一呼一吸,本身就將外來的空氣跟身體互動起來。

H:那當時何以有拍裸照的動機?
D:起初因為生活得很失意,剛巧那段時間要到德國做展覽,我身上只有三百元生活,唯有跟拍檔說我去不了,可是因為大部份動手的工作都由我負責,她不同意,然而,我去到德國也很迷失,回來以後,我將自己的包皮亂加一些顏色,然後自拍。後來就產生這個系列的照片。另一方面,受到Terry Richardson的影響,基於對性和身體的好奇,自己就嘗試動手拍照起來。

Terry Richardson with Jared Leto Photo via www.jaredleto.com
Terry Richardson with Jared Leto
Photo via www.jaredleto.com

H:如何開始這項嘗試?
D:主要以感性為主。我會預先以感性佈置好一個場景,然後將模特兒的身體用顏料亂畫,最後才拍性徵的close-up(近鏡)。當時我問了差不多一千人(主要是女性),只有七個左右答應拍攝,大部份模特兒都是在拍攝當日才首次見面。

dennissoap-nude-photography-02-hokkfabrica dennissoap-nude-photography-03-hokkfabrica dennissoap-nude-photography-04-hokkfabrica

H:那真的好不容易。
D:對呀,好不容易,你也可以替我招募,哈哈哈。

H:那創作至今,還有這種失控的狀態嗎?
D:做人當然會失控,除非你不做人吧。

H:你可以具體地描述一下講你意指的「失控」嗎?
D:飲酒、不睡覺、發脾氣、消失的建設、政治、人類敗壞的行為,等等。
我認為有那些敗壞才算正常。

H:你的意思是,才夠「人性」對嗎?這樣的「失控」才夠「人」?
D:自然就是這樣。未必只是人吧。

H:你幾時開始意識到這種「失控」的狀態?
D:大約這兩三年間。

dennissoap-lamp-design-01-hokkfabricadennissoap-lamp-flowers-design-01-hokkfabrica

H:那個燈泡系列很有趣,好像可以連繫任何有機物。
D:那是愛的伸展,由我女朋友設計。一開始我想試試發掘那些燈泡花的可能性,後來因為大家的風格各異,我便將她不接受的作品納入為自家創作,哈哈。

H:那「沉思星期三」是另一樣有關失控的創作嗎?
D:「沉思星期三」由另一位朋友發起的,他叫我一齊參與,我就去了。實際上,我對這個興趣一般,試了半年以後,他沒去我就不去了,但過程中也有很多體驗。

H:你體驗了什麼?
D:試過在文化中心露宿,看到印度人在尖沙咀海傍打邊爐,又試過睡到翌日早上,一醒來被廿個保安包圍。

 

 後記

世上總有著千奇百趣的事情,筆者閱過Dennis Soap的作品以後,就知道他看到的世界跟我們的好不一樣。比方說,要不是Dennis傳來照片連結,筆者還不認得那些照片拍的是身體。

話說回來,這些感覺迷糊、意境抽象的影像,看起來美感十足,亦賦予觀賞者對於身體不少想像空間。模特兒落在Dennis手上,頓時化身成精緻可人的洋娃娃,那雜亂中有層次的佈置雖叫人眼花繚亂,不斷出現的螢光色調令整體看起來很統一。你絕對需要留意這位鬼才。

Facebook專頁:#lozecontrol
All photos courtesy of Dennis Soap

TEXT & INTERVIEW: PENELOPE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