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冰桶挑戰」 還是「冰桶挑機」? - HOKK fabrica

是「冰桶挑戰」 還是「冰桶挑機」?

HF Crewon August 22, 2014 at 10:12 am

冰桶挑戰 」( Ice Bucket Challenge) 無疑是近期最火爆的話題,估計也是人類史上參與度、討論度最高的marketing campaign。短短的時間里,為治療漸凍人病(ALS)籌集超過1400萬美元。從Mark Zuckerberg到Bill Gates,從劉德華到周杰倫,這些名人的參與讓「冰桶挑戰」持續升溫。這是史上最成功的公益活動營銷──現在還有誰不知道漸凍人病是怎麼一回事?圍觀群眾們看得開心,紛紛期待下一個「冰桶挑戰」的明星。

首先,我們來分析一下為什麼「冰桶挑戰」會病毒式傳銷,給人們帶來這麼多開心和關懷。首先,淋冰水的初衷是為了感受漸凍人瞬間的感受,然而整個動作的行為看起來十分無厘頭。Nonsense,就具備了病毒式營銷的第一步。

Mark Zuckerberg、Bill Gates 、Adam Levine,不管是誰,被挑戰了,都要淋冰水,都是狼狽的「落湯雞」。與大部分只用手機拍攝「意思意思」的明星相比,59歲的Bill Gates用高清的設備多角度拍攝,拍出了紀錄片的效果,還給了一個落湯雞表情的特寫。所以你明白,「冰桶挑戰」是名人私人的真人秀,展現了他們「私下」(也是給你看的「私下」)最真誠,平常的一面。只有像Beckham這樣逆天的偶像,才能是淋了冰也帥氣,全世界女粉絲loop好幾次視頻,對著電腦花癡他的肉體。

然後,我們來看看事件發展的走向。終於來到了中國。對於明星來說,尤其對於中國的明星來說,沒有被點到,好像意味著「不夠紅」,所以他們爭相在自己身上淋冰水,而且方式越來越浮誇。首先是劉德華,被小米的雷軍挑戰之後,用拍電影一般的水準,高清,近景遠景多角度拍攝,GoPro用與拍攝淋水瞬間的表情,兩手張開,吸收天地之正氣──真正的特首競選廣告啊!「冷冷的冰雨在臉上胡亂地拍~~~我們都是中國人!」

這比Bill Gates還要大手筆的挑戰出街後,中華大地正式開始吹起了「冰桶挑戰」之風,一片打打鬧鬧,好不熱鬧,許多明星應該都不太清楚ALS是什麼,就歡快地加入了玩水的行列。萬達公子,中國最出名的富二代王思聰,用手機拍攝渣畫質自己淋冰水,被許多網友吐槽「那麼有錢還不拍好一點」。可是王思聰默默(反正我們也都知道了)捐款100萬人民幣給了「瓷娃娃」,也就是中國幫助漸凍人的公益機構。這是他們成立以來收到的最大單筆捐款。而熱鬧了這幾天,「瓷娃娃」也僅僅只收到110萬元捐款。

當「冰桶挑戰」被病毒式傳開之後,必然會發生一些變質。因為這個動作太搞笑荒誕,很多人只是跟風而做,根本沒有瞭解運動的初衷。沒有被點到的明星不開心,因為好像「不夠紅」。普通人也紛紛效仿出來淋冰水放上社交網絡,拉朋友下水,一起「濕一濕」。在香港,「冰桶挑戰」終於變成了「冰桶挑機」──比如民建聯的陳恒鑌亦在未有被人指定的情況下,自發地拍片參加「冰桶挑戰」,他自訂遊戲規則,捐出300元給備受質疑的中國紅十字會用於雲南地震災區,又點名挑戰民建聯何俊賢、工黨李卓人及佔中發起人戴耀廷,並要求後兩者以冰水淋頭,「好好反省那些問題。」當然,他遭到了網友的恥笑。利用慈善來抽水,確實太低級。

「冰桶挑戰」變質之後,第一個出來「撥亂反正」的人是台灣導演鈕承澤。他表情沈重,自己把冰塊倒到桶裡,一桶水澆下,他說:「漸凍人的痛苦我非常清楚,因為我爸就是漸凍人。在我大概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是職業軍人也是畫家的他,有一天在畫畫的時候發現自己的手在抖,去醫院檢­查,才知道得了一種怪病『ALS運動神經元肌肉萎縮』。從此大概有十年的時間,我陪著­他去醫院,找了各種的偏方,去推拿、針灸,去找氣功師父,看著他吞了無數的藥。」

「在我十九歲那年,日漸消瘦的他,萎縮到了喉部肌肉,失去了自己呼吸的能力。我永遠忘不­了那天晚上在等救護車的時候,我幫他做人工呼吸,我忘不了親眼看著他插管。奇蹟似的,­他維持住了生命,意識清醒的情況之下,被禁錮在那張病床上,靠著呼吸器維持生命,活了­二十幾年。」

「最痛苦的是他,但是家屬也都非常的辛苦,我不會忘記每一個大年夜,我們都是在醫院度過­的,不會忘記我看著他的眼睛,但是卻不知道怎麼幫助他的那種心情。我弟弟為了要照顧他­,提早結束了童年,我媽媽為了要籌措看護費,每個月底到處借貸。我也為了他的病,拍了­一些自己並不想演的電影,放棄了出國念電影的夢想。」

「很高興有這個活動可以讓大家注意到這個罕見疾病,但是更希望的是,這不要只是一場熱鬧­,而能夠透過這樣的活動,讓我們能夠多關心這個世界其實從沒有停止過的苦難,也能夠多­珍惜自己擁有的幸福。」

然後是男神金城武,他對著鏡頭,在抽濕機的水中加冰塊,淋了自己。全程一言不發,只有字幕表達。很多人看了這一段片子說:「劉德華輸了。」

中文大學校長沈祖堯也接受了王維基的挑戰。沈校長曾經是醫生,是03年抗非典前線主力。他認真解釋了什麼是ALS,淋了冰水,並且承諾捐錢。挑戰了學校三屆學生會會長,並且說如果接受了挑戰,校長就幫他們每一個人捐100美金到高錕慈善基金。

接著,我們來看事件的結果。越來越多人知道了ALS是什麼,籌款也如火如荼進行。雖然對於一些人來說是作秀。很多人批評這種方式浪費水;有人接受挑戰是為了在社交網絡出名,顯得自己很cool,而本身並沒有捐款;一些政客和企業高管被認為是惡意炒作。

到了被批評的階段,這就對了。人們終於開始反思自己的行為。「浪費水」倒不能成為批評的理由,因為任何的慈善公益都有成本。這個活動讓ALS籌款達到前所未有的數字,價值就遠遠超過了在挑戰中被用到的水。而利用這樣一個公益的目的搭建的平台,來進行純粹的胡鬧嬉戲,才是最過分的。雖然很多漸凍人支持這一次活動,因為自己的問題得到了全世界的關注。但是如果忍受著痛苦的他們,也看到胡鬧嬉戲的短片,這是一件多麼殘忍的事情。而這個活動的底線就在這裡。 我們也看到不少人被挑戰之後,直接選擇了捐款這種更為理性的方式。

小編認為這是史上最成功的公益營銷,並且認為它有著深遠的影響。這讓每一個人都與公益更加貼近,會促成不同方面的討論,而這種討論會把社會帶向一個更加良性的發展。其他的公益團體也會受到鼓舞,用更創新的方法,讓我們注意到我們以前從來沒有注意到過的弱勢群體。希望這個世界會更美好吧。

TEXT: SUGARCOAT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