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深水埗黑膠碟養父Paul──「我在幫全香港市民收集東西!」 - HOKK fabrica

專訪深水埗黑膠碟養父Paul──「我在幫全香港市民收集東西!」

HF Crewon February 18, 2015 at 6:09 am

據聞,香港深水埗區鴨寮街,住了一個音樂界街知巷聞的「黑膠傻佬」。怎樣傻法?六百幾呎的居住地方,收藏了幾十萬張二手黑膠碟,堪稱全香港擁有最多黑膠的「傻佬」;三十年來從不間斷地從不同途徑收集各種音樂類型的黑膠;辭掉正職到鴨寮街擺地攤賣二手唱片,捱至最後終於租到樓上舖,典型獅子山下拼搏例子;將後生時期買下的心愛Harley全部賣出,在這個物價高企、租金貴得不合理的香港,努力供養一張張心肝寶貝;黑膠數量佔據所有房間,「傻佬」每晚被迫出廳開摺床睡覺。

黑膠,就是「傻佬」──深水埗阿Paul的另一半。

專訪香港黑膠界養父Paul

星期六,筆者再次來到深水埗探訪這位「傻佬」。非常低調的一間樓上舖,毫不起眼的門面,甚至可以用「破舊」形容。一進門,眼看幾十個用青島啤酒、維他奶等紙皮箱重重疊疊,高度足以到達筆者的肩膀!心想:「這種格局擺法,如何找到想要的黑膠碟呀…?」這時阿Paul非常熱心地問:「你想要找什麼類型的唱片?即管開聲!」「英倫Band曲風的,80-90年代,又或者電子音樂,有沒有好推介呀?」「當然有!這幾箱全部都是!」說時遲那時快,Paul將幾箱青島啤酒維他奶紙皮箱搬到筆者眼前:「慢慢選吧!找到喜歡的可以試聽呀!」

深水埗阿Paul 深水埗阿Paul 深水埗阿Paul 深水埗阿Paul

此時,來了一位上海男生。「我想找一些Country Songs,比較耐聽、經典的類型!」筆者眼尾哨了一下,看到Paul拿了一張The Bee Gees精選。「我小時最喜歡聽美國的Country Songs!那時我住在越南,經歷越戰時期,經常收看到美國電視節目,那些美國軍人又會播很多歌,閒時更會教我們一班細路玩樂器,簡直就是《早安越南》的劇情呀!」

我終於按捺不住,問了一句:「你這裡的幾十萬張黑膠碟,用了多少錢買回來?」「有些其實是非常低價的!90年代香港的唱片公司開始大量生產CD淘汰黑膠,我看不過眼就將它們盡量全數接收。假如全部都要原價購買,我中六合彩都不夠比!」原來是緣份與時機造就出來!「當時因為要推廣CD,所以不斷說黑膠點點點唔好!其實黑膠是十分耐擺的,因為是膠製,所以儲存很久也不會變壞。同一張CD過幾年就會被霉菌腐食了。」

深水埗阿Paul

CD有Walkman機,黑膠當然也不輸蝕!這種舊時代流行的隨身攜帶黑膠唱機,其實很像一台風扇…

一張黑膠碟怎樣才算是新? 

筆者繼續展示其好奇精神,問:「為什麼身邊朋友經常聲稱那些五十年前的黑膠都是全新的呢?」Paul說:「其實要介定一張黑膠是新還是舊,並不是用時間,而是以保養程度來決定的。 一般來說,只要一張黑膠完整播放一萬次以內,沒有經過太陽曝曬和人為壓扁,即使那張黑膠是五十年前推出,也算是新的!」停頓一回,Paul又說:「已經沒有人像我這樣狂熱地儲黑膠了,這行為真像一個傻佬,不過反正我不接收,它們就會被送到堆填區,很可惜呀…其實,我是在幫全香港市民收集東西呀!」

深水埗阿Paul

適逢Visage主音Steve Strange剛逝世,筆者也買了一張他的黑膠專輯。

現在風水輪流轉,已經沒有多少人會買CD了,新一輩的朋濟間反而逐漸興起一股懷舊熱潮,就是重新找回舊版黑膠碟來聽!「其實流行文化這回事,都是兜兜轉轉的。這期興八十年代、下期又七十年代,然後又忽然回到數碼現代!跟得幾多?自己喜歡就可以了!」

這個年頭,環境迫使人變得急功近利,想來,已經沒有多少人願意花時間,將全副心血投資在一件事上。在阿Paul小小的樓上舖,筆者重拾到久違了的執著。此外,還以久違了的每張幾十元低價,獲得數張坂本龍一黑膠和一張Orchestral Manoeuvres in the Dark的單碟《Enola Gay》。多謝!

P.S.

1) 今個年初三阿Paul將會在Hidden Agenda擺檔買黑膠,想一睹其風采的,可以到場支持下!

2) 記得上舖前先打電話預約,要不然你可能會摸門釘,雖然卡片上的Office hour是2-9pm…

深水埗阿Paul
INTERVIEW, TEXT & PHOTOS: LAM CAT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陳明憙 Jocelyn:一句對十八歲的自己說的話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