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eting Heyo專訪: 花10年成就一張嘻哈大碟,他是詩人,也是Rapper -

Meeting Heyo專訪: 花10年成就一張嘻哈大碟,他是詩人,也是Rapper

HF CREWon February 20, 2017 at 8:00 pm

一開始跟他聯絡已經感受到Rapper的那份率性,覺得有趣就立即答應訪問,詳情都不需要多理。大部份受訪者來到攝影棚的時候都會被不同的攝影道具吸引,意想不到的是第一樣吸引到他的竟然是書櫃裡的書,他更花了一會兒去細心閱讀,那個時刻的他進入了屬於書跟自己的世界,這也不難明白為何一個理應貼地的Rapper會自稱為「說唱詩人」,因為他的Hip hop世界並不是我們腦中的那種粗俗。這期「Desire Issue」,我們遇見了他,香港獨立Rapper Heyo。

我就是Hip Hop

單聽名字就覺得Heyo是一個很「Yo」的人,不然怎麼會改成像是打招呼的名字,但原來名字背後的故事更加遠大,「其實小時候我的名字是Hero,因為看過中華英雄後就用了這個印在海報上的英文作名字,主要是因為簡單吧!但中學時候就覺得這個名字太自大,道行未夠,所以就把R改成Y,藏著這個含意在內亦令件事變得更Yo……大概也是留白的一種。」

說到自大必定要問他「說唱詩人」這個封號的由來。Rap跟詩兩種看似應該對比的文化為何他會把它們拉在一起呢?「因為我是寫詩、寫辭的人,是一個說唱人,我未必一定要入詩的系統,但起碼是辭,可能是一個街頭詩人吧。其實好在乎於你怎樣去定義詩,有些人覺得詩要對平仄、規律,但我的就沒有。」詩對Heyo來說是易於傳達、比較精,辭就長篇大論、敘述性高,但同時間他也說自己同樣是一個填詞人。

現代的人身兼多職,又多了機會去做不同的事,身份已經很難劃分。加上我是一個Rapper,需要的是詞曲並行,可以隨自己喜好去做音樂。


Video courtesy of Heyo Fok

Rap給人的感覺是比較次文化,而Hip Hop更被說是「下流的音樂」,但在Heyo眼中音樂並沒有分流分派,「下流?我都蠻下流的,哈哈……音樂就是音樂,這種分類法是由人定的,其實音樂很簡單,只有分喜歡、不喜歡、啱聽唔啱聽,最多加上不同的心情去聽,沒有再多的分法,更沒有所謂的上流、下流。而Hip hop我覺得是掘起的一種文化,從前的人沒大多機會去識字,所以寫詩、寫字的可能是上等人,但現今社會已經不同,就連市井之徒也識字,所以街頭詩人大概是這種意思。」

Heyo的首張個人大碟取名為《花華》,問到他為何會取這個文藝氣息重的詞去作Hip hop碟的名,他就簡單解釋說只是取Flower的譯音,希望能像花一樣遠遠流長,而且自己亦經過不同階段才走到這步,就像是一朵花的成長過程。再問及怕不怕《花華》這個詞跟Hip hop的感覺相差大遠,他就拋下一句「我就是Hip hop」來回應,其後他則笑著說「記得替我加個括號笑在後面啊!」

用我每隻字去堆砌屬於我哋嘅詩

HeyoHip hop音樂對不詣這種文化的人來說絕有一定衝激,一般人腦中的Hip hop絕對是節拍感很重而有填著較直接、粗俗的詞,但《花華》這隻大碟的詞不但沒有粗俗的成份,就連音樂也不是只有吵耳,反而是你能從中找到不同風格、特色的音樂融合於其中,例如《悼鵑》一曲就充滿著詩意而且加入了二胡作伴奏,有著濃厚的中國味,「其實《悼鵑》是跟我以前一首講述夜蒲文化的歌《狗公格》同一概念,但推出《狗公格》時人們批評我的詞太粗鄙,所以我就以寫詩的方法去作了《悼鵑》,讓人知道Rap都可以有不同方法去演繹相同事件。」Heyo亦說做這種Hip hop歌的方法像是一個實驗,雖然未知結果,但都希望跟從這個方向行,看看最後效果如何。

問到Heyo這種方法是否嘗試去推翻世俗對Rap的看法,他則說並不是希望推翻甚麼,只是在參與導向人們對Hip Hop看法的過程,「我會想嘗試去創新,Hip hop是一個氣候,氣候去到不同地方會產生甚麼,而我自己的Hip Hop就會加入Jazz、中樂、文族樂等元素去創新。我早前也跟非洲難民嘗試Jam歌,雖然言語不同,其實在音樂上也能感受和體驗到不同文化下Hip hop的不同。」Heyo稱是自己Hip hop的「桃駁梨」,把不同的元素結合成新的Hip hop。而Heyo亦坦言作不同嘗試是希望開拓新的市場,讓更多聽不同種類音樂的人去接觸Hip hop,最重要是讓更多人聽到自己的音樂。

網上有評論說Heyo的音樂風格跟以前不同,變得更Pop(流行曲),「其實整張碟都包含了不同元素,例如《盛夏的舞》就絕對是Pop Song,但可能評論者未有留意我其它的歌,假如其它都是向著流行曲這個路線走就好了,哈哈……」

heyo rapper
Collage by Yuki L/HOKK fabrica

Hip繼續Hop

Heyo在上年入圍了電台的新人提名,他說事件對他的衝擊是除了玩音樂10年仍然是新人外,就是看多了整個樂壇的機制,「獨立音樂人的路是比較難走,人脈關係在社會上也很重要,在這次初次進入這個音樂圈就發現自己可能要嘗試其它軌道,希望最後自己的音樂能夠打動不同的人,其實一直的初衷是希望讓人感受到我的音樂,這也是我的責任,因為音樂是大家的,我所做的音樂是包括了他們,所以可能就要把音樂改得更合他們的口味。」改變自己去切合社會一向都是人所禁忌去承認的事,問到他這樣不怕失去自己的時候,Heyo竟然反問了一句自己是甚麼?「我自己都不知道,只知道『我』一直在變,因為變通,只有變才能通,才能一直走到目標。別人看我只是他對我的期待,而我的『我』並沒有限制,最重要是看自己是否自在。」

或者你我都係浪花 存在太大落差
係浩蕩既長江下 不變嘅係 變幻莫測

──Heyo,《飄流轉》

Heyo大碟中其中一首歌是《我的Hip Hop》,問到屬於他的Hip hop其實是甚麼,他就說是無愧,「若然之前有愧也希望將來不要再有,另外當然就是Hip要繼續Hop。」

Video courtesy of Heyo Fok

錯過了之前的專訪嗎?現在馬上看吧!
relatedsecond-series-interview-with-mandy-chiang-feature
《蔣雅文以「蔣式圖文」總括人生上半場》
relatedinterview-meeting-hong-kong-musician-lee-subyub-feature
《作曲人李拾壹的「浪漫哲學」》
relatedinterivew-meeting-fiona-sit-hong-kong-musician-actress-feature
《薛凱琪 Fiona談尋找了十年的快樂》

TEXT & INTERVIEW: LITTLEBUNNY/ HOKK FABRICA
VIDEO DIRECTED & PRODUCED BY HOKK FABRICA
VIDEOGRAPHY: DICK LUK/ HOKK FABRICA
VIDEO EDITING & ASSITANT:EVAANA L/ HOKK FABRICA
SET BUILDING: CYAN F & YUKI L/ HOKK FABRICA
ART DIRECTION:ROSIEROOM/ HOKK FABRICA

本文為HOKKFABRICA.COM原創文章,未經允許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