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 Story: 比起往上爬成為超模,這位「靈感謬思」寧願退居幕後,成為模特們的可靠擔當! -

Her Story: 比起往上爬成為超模,這位「靈感謬思」寧願退居幕後,成為模特們的可靠擔當!

HF Crewon March 15, 2017 at 12:00 am

每年,成功走上伸展台的模特,粗略估計也有上萬位吧。但能夠獲封為「本屆新星」,其實也只不過是幾百人。在如此低的機率情況下,究竟那是一剎那的光輝,還是助你走得更遠呢?在六年前,這位電影系學生誤打誤撞地成為模特,更被選為品牌Marc Jacobs的靈感謬思。但今日的她,卻沒有留戀天橋世界,反而退居幕後,成為「照顧模特」的可靠擔當!

Tati Cotliar
左:Photo via cut cut paste
右:Photo via The Red List
Tati Cotliar
左:Photo via fashionising
右:Photo via Next Model Management

Tati Cotliar,來自阿根廷的二十代女生。當年21歲的她,因為一張免費的時裝週門票,無意被模特公司發掘。剛好,當時Cotliar需要一份工作來賺取開支,所以也順理成章答應了。但若然問她是否很想踏入時尚界,又或者有沒有半點心動時,答案竟然是完全沒有。原來,在阿根廷選擇當模特,基本上與金錢利益有莫大關係。

在2001年,阿根廷曾出現金融危機問題,往後數十多年的經濟嚴重受挫。以時尚及紡織業為例,在一連串的動盪之下,當地人不受重視便固之然,加上勞工虐待的問題,令產業發展一度受阻。既然本土品牌沒有生存空間,間接也影響模特的工作機會。即使有幸被模特公司相中,也百分百為了薪水。同樣,Cotliar也坦言自己是往錢看。對於模特的世界,基本上沒有任何認知。

當然 ,這種想法是有點以偏概全。模特的本身,未必是完全與金錢掛勾的。直到衝出阿根廷,並成為品牌Marc Jacobs的模特後,Cotliar也開始改變了想法。

Tati Cotliar Marc Jacobs
Photo via vogue

為了一場時裝秀,上至服飾設計,下至場地音樂,整個團隊也傾情地籌備。這次經驗,也讓Cotliar理解到時尚界的另一面。熱誠,原來可以遠超於金錢利益。憑著一臉前衛的臉龐,而且充滿中性風的台步,令她開始漸露頭角,更曾成為Prada、Chanel及Vivienne Westwood的御用模特。即使人氣迅速攀升,卻沒有令Cotliar有往上爬的慾望,更於近年轉型為造型師。

模特的工作,很多時也要展示服飾,但如何賦予它們「生命感」呢?當時,Cotliar很喜歡把自己聯想為電影人物:「For me, clothes and “style” were always associated with characters from movies.」(譯:對我來說,服飾與造型總與電影角色有所關聯。)今天或者是《Brooklyn》裡的復古女孩Eilis,明天可能是《Leon》裡的叛逆Mathilda。通過這種角色投入法,不但令她的「模特感」更鮮明,更不自覺地服飾造型萌生興趣。

比起成為「代言人」,如何把想法構思注入服飾裡,反而更令她著迷。現擔當雜誌Garage時尚編輯的她,希望用自己雙手,為模特展現專屬的時尚。

Garage Magazine
左:Photo via Garage Magazine
右:Photo via Ftape

Video from GARAGE Magazine’s Vimeo channel

除了想以電影層面來表達時尚外,Cotliar更想用造型師身份,為現今的模特悍衛一番。在局外人的眼裡,每天穿著美美的服飾,又有專人為你化妝打扮。這種生活何樂而不為?但實情卻是完全相反。在時尚界裡,0碼的模特需求量是最高的。(延伸閱讀:《差距待遇,只因我是「 0」或「14」?這套時尚紀錄片揭開模特界的悲慘真相》當參加時裝週時,這班弱質纖纖的女生遊走於各大展場,更倉卒得連飯也沒時間吃。面對不合身或不適的衣服,永遠也只能硬著頭皮上去。這種辛勞感,遠比文字所述的痛苦百倍。

身為過來人的Cotliar,絕對明白這種感覺。因此,合適與合身的造型搭配,正是她的工作哲學。在今年的AW17時裝週裡,Cotliar也為品牌FYODOR GOLAN及Marta Jakubowski擔當造型指導。經由她雙手打扮的女模,每位也相當繽紛亮麗,更有力地踏出每一步。這種自信感,正是Cotliar覺得最滿足的地方。

Fyodor Golan AW 2017
Fyodor Golan AW 2017, Photo via vogue
Marta Jakubowski AW17
Marta Jakubowski AW17, Photo via theupcoming

Tati Cotliar

Tati Cotliar
Photo via instagram/taticotliar

最近,Cotliar更與巴塞羅那藝術家Ignasi Monreal合作,把穿搭與油畫融合,製作成充滿藝術感的時尚照。沒想到當年那位名氣極高的模特,竟轉行當造型師。別人也會疑惑,為何要把這片「光明前途」放棄?但比起當模特,Cotliar認為親手搭配出來的服飾,更能展示「我」的想法個性。這種判斷職業高低貴賤的言論,某程度上也是大眾的偏見與墨守成規。

Tati Cotliar
Photo via indie-mag

Reference: The Red ListIndie Mag & Fashionista

延伸閱讀:

《拒絕典型美!這間模特公司只簽有個性才華的模特兒?》
《為迎合社會而失去自己?聽聽19歲模特Natalie Westling的故事》
《雌雄同體模特兒 Hanne Gaby Odiele,勇敢公開雙性人身份》

TEXT: MABEL W / HOKK FABRICA
DESIGN: CYAN F / HOKK FABRICA

More: Her Story模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