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rough His Lens:沒有影,光就沒有存在的意義 -

Through His Lens:沒有影,光就沒有存在的意義

HF Crewon April 20, 2017 at 12:00 am

猶記得經典吸血鬼默片《Nosferatu》(1922年),把光影運用推至極致,那渾黑白交融的影像,魅惑、鬼魅、恐懼,牢牢火烙了不同層次的灰色,沒有霓虹,午夜夢迴,也可成為夢魘。

沒有彩色的世界,灰色成了唯一的顏色;

沒有視錐的鏡片,黑影白光成了主角;

相機萌起的年代,澳洲攝影師Harold Cazneaux成了光影的捕手。

他抹去我心中那幽微的光影,迎來是一副清清爽爽的視桿眼鏡,灰色依舊是唯一的顏色,光影的紋條柔和熙美,在女子身上盪漾,夢魘退散,影協調着光,女子與女孩在他鏡頭下跟陽光玩着無名的遊戲,有時甚至質疑到底光與模特兒中間誰是真正的主角。筆者嘗試梳理這位在女孩身上施展光影魔法的澳洲攝影師的作品。

The Bamboo Blind(1915)

Harold Cazneaux光影攝影

這年他開展了百葉簾跟女生形影不離的實驗,也是眾光影交織作品中最突出的一張。竹造的簾子絲絲入扣,竄進來的光銳利纖細,刮在女孩的臉上,但溫柔,卻有點刺眼。

Shadow Play(1919)

Harold Cazneaux光影攝影

名乎其實與光影玩遊戲,欄杆徊延的影是主角,完全不按章的去,卻實確有依傍,一點透視的通向遠方,對光條的情意結種下。

Grecian Dance(1924)

Harold Cazneaux光影攝影

一陣慵懶的香氣飄了過來,森林中跳起古希臘式的舞蹈,這又會讓你想起誰?我就想起酒神Dionysus,衪溫和的時候,大概也會辦起這種優雅的崇拜儀式,而途經的Cazneaux按下快門攝下這神聖和熙的一幕。

Sun Portrait(1931)

Harold Cazneaux光影攝影

Cazneaux細心地在女子臉蛋上編織,延綿藤帽的紋理,又一絲絲入扣的作品,光的肖像,陽光才是主角。

Sun Pattern(1931)及 Pergola Pattern(1931)

Harold Cazneaux光影攝影

又是百葉簾,又是光條,這種情意結實在無法讓人忽視。兩幅作品同樣在蔓棚拍攝,只是焦點不同,前者在光,後者在影,兩者從容於棚下,任由光烙蝕其衣、其膚。

Portrait in Sunshine(1931)

Harold Cazneaux光影攝影
Portrait in Sunshine(1931)

在光影面前,終於有一張相片以人作為主角,同樣在蔓棚下,光起伏在衣裙上,陽光中的女子喚發着優雅,她,是1931年的悉尼小姐。

七張相片除了展示了「The Cazneaux Women」(一本出版於2000年的相集,蒐集了Cazneaux拍攝的女子相輯),也告訴我們以下的故事:

光的樣子、影的佈局

沒有影,光是沒有存在的意義;沒有光,影也不見得會存在。光影構成了世界的輪廓,中間過渡漸進,故有灰色的存在。曾經繪畫老師的一句,世界是沒有明顯的界線,只有色塊,牢牢銘記。

在黑白攝影的年代,懂抓緊光的、懂編織光影的,就是無懼只有「灰」的高手。

Source: Art Gallery NSW

TEXT: AMANDA CMAN

停下來看看,他們的世界是這樣的:

《澳洲攝影師 Ward Roberts-這個夢幻世界的確是我們身處的香港》
《Through Our Lens:那一夜,九十後香港女攝影師帶我們到戶外情色攝影 》
《Through Her Lens 對話:我穿多或少,也別把我的性感當誘惑!》

More: Through His Lens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