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m Club:《Belle de Jour》搔在骨子裡的性感與慾望,是性釋放還是性壓抑? - HOKK fabrica

Film Club:《Belle de Jour》搔在骨子裡的性感與慾望,是性釋放還是性壓抑?

HF Crewon May 24, 2016 at 11:08 am

女人自覺閏怨寂寞,未必是因為現實裡得不到滿足,而是一直早已把想像中最完美的私慾定格為性滿足的畫面。《青樓紅杏》中的Severine就是這樣的一個例子。

由有「法國第一美人」之稱的嘉芙蓮‧丹露(Catherine Deneuve)來飾演Severine,電影沒有色情與裸露場面,但一幕幕的驚艷是嘉芙蓮‧丹露展現出搔在骨子裡頭的性感與感性。

在《青樓紅杏》中作為醫生太太的Severine,生活安穩無憂,丈夫Pierre穩重又體貼,但結婚一年多她依然拒絕與Pierre同床。拘謹傳統的外表以為她追求身心聖潔,只是丈夫向她主動求歡卻激不起她的性慾,但她心底裡卻偏偏欲求至激情的性愛,現實卻一直把自己最渴望而又扭曲的性慾壓抑。
Belle de Jour青樓紅杏hokk fabrica film club
Severine得不到性滿足,經常把想像的夢境拉進現實,就像電影開幕時馬蹄與馬鈴聲相疊傳來,她與丈夫坐馬車時突然被丈夫趕下車,把她的外衣脫下,又命令車伕用繩吊起她,向她臉上掟泥,更要車伕鞭打和侵犯她……沒有前因後果,看似不得其解,其實這只不過是Severine經常幻想自己被性虐、凌辱的畫面。
Belle de Jour青樓紅杏hokk fabrica film club

Belle de Jour青樓紅杏hokk fabrica film club
為了滿足過度抑壓的性慾,Severine決定利用丈夫每天下午2至5時的應症時間化名為Belle de Jour的「白日美人」在妓院接客。遇到有戀屍癖、喜歡扮演主僕角色的嫖客,光怪陸離的性經驗和性虐歡愉激起她的性慾,也激起人生的意義和光明,使她真切地從過往的夢中醒來,也因而與丈夫的感情更勝從前。
Belle de Jour青樓紅杏hokk fabrica film club
後來遇上熱烈追求她的流氓Marcel,他為了獨佔Severine但殺死Pierre不遂,卻導致Pierre半身癱瘓和雙目失明。最引人稱奇的是,某日街外有馬車走過,傳來的馬蹄與馬鈴聲,一時之間竟令Pierre完全康復。這跟開場的馬車場景彷彿有着點點的牽連關係,到底Pierre的康復是Severine的幻想,還是真實?又或許回首一看,Severine究竟有否以Belle de Jour的化身獲得性滿足,或是Pierre根本從沒有因Marcel而失明、癱瘓?
Belle de Jour青樓紅杏hokk fabrica film club

Belle de Jour青樓紅杏hokk fabrica film club
一直以來Severine又有沒有釋放性慾,還是由始依然地把性繼續壓抑?把現實和想像混為一談,大概是導演布紐爾刻意把真像隱沒,表現出幻想與現實有時是難以辨明,成為一段個人的建構式記憶。將自己已有的經驗、預想和記憶重新組合、填補細節或扭曲當中的情節來使記憶的結構更加完整,漸漸就發展出新的記憶意義,也確信這段記憶是如實存在且發生過的。不過,最教人蒙混的是這些記憶到底是Severine還是Belle de Jour所建構出來?

Belle de Jour青樓紅杏hokk fabrica film club
Photos via vaguevisages, joanathanrosenbaum.net, icsfilm.org, blu-ray.com
TEXT: 阿米娜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四招擊退乾燥冷氣病!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