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bye, Change:最可怕的改變,是無意識的改變 - HOKK fabrica

Goodbye, Change:最可怕的改變,是無意識的改變

HF Crewon December 31, 2017 at 12:00 am

Wer mit Ungeheuern kämpft, mag zusehn, dass er nicht dabei zum Ungeheuer wird. Und wenn du lange in einen Abgrund blickst, blickt der Abgrund auch in dich hinein.
(譯:與怪獸鬥爭,要小心自己也變做怪獸;如果你長時間凝視深淵,深淵也將回望著你。)
—Friedrich Nietzsche (尼采)

在緬甸,有這樣一個傳說:有一條惡龍,每年要求村莊獻祭一個處女,每年村莊都會有一位少年英雄去與惡龍搏鬥,但從來沒人生還。後來,又一個英雄出發後,有人悄悄尾隨。龍穴里充滿了金銀財寶,英雄用劍刺死惡龍,然後坐在屍體上,看著閃爍的珠寶,慢慢地長出鱗片、尾巴和觸角,最終變成惡龍。(取自Finding George Orwell in Burma by Emma Larkin)

Finding George Orwell in Burma
Finding George Orwell in Burma by Emma Larkin (2005)
Photo via Amazon

惡,不是一把明晃晃的匕首,而是一杯無色無味的毒藥,改變我們於無形。

我們從小被教導:不要屈服于誘惑,不要過分貪圖私利。每個人這輩子總是會遇到一些「惡」的勢力並搏鬥一番,大到整個國家和社會,小到家裡一位刁鑽的親戚或者工作中某些唯利是圖的客戶。對於顯而易見的「惡」,我們可以有意識地去抵制,去反抗。可其實「惡」本身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與「惡」的交手搏鬥——為了挾持「惡」,我們換位用「惡」的思維來思考,預測下一步的行動;為了打敗「惡」,我們手段要更加高明,甚至可能比惡更心狠手辣。最終,打敗皇帝的起義領袖自己做了皇帝,和刁蠻之人抗爭自己竟也不知不覺變成了刁蠻之人。

最終,我們需要反抗的是反抗行為本身。

美劇American Horror Story第二季中,一名女記者假裝成病人潛入一家據說虐待病患的精神病院進行調查,歷經重重磨難,差一點就喪命其中,九死一生後終於逃了出來,將病院裡的一切陰暗骯髒稍加修飾,突出自己的英勇,然後曝光給全世界,她因此成為了英雄。多年後有一天,當初那個因為種種原因被她遺棄的兒子來找她復仇,觀眾們都為她的安危捏一把汗,她卻似乎將生死置之度外,對著兒子情深意切地剖白自己這些年的心路歷程,向他道歉,兒子也被她的這些話打動,漸漸放下了怨恨,但就在這時,她竟出人意料地摸出一把手槍,未等我們反應過來,她已親手了結兒子的性命。這時候,誰才是真正心狠手辣老謀深算的那一個?接著,鏡頭回溯到女記者初到精神病院時修女對她說的一席話:

But I do hope you know what you are in for. The loneliness, the heartbreak, the sacrifice…Just remember, if you look in the face of evil, evil’s going to look right back at you.
(譯:不過我希望你知道你將遭遇的是什麼。孤獨、心碎、犧牲…記住,當你直面邪惡,邪惡也將直視回你。)
—American Horror Story

American Horror Story
Photo via American Horror Story

懲惡揚善是好事,但這些「大義凜然」背後有多少是不可深究的呢。人生在世,固然不可能永遠只有美好,我們能做的,就是在下一次不得不面對「惡」時,明白這場搏鬥意味著什麼,把握所能把握的,便也無憾了。

Cover image via American Horror Story

TEXT: ELLEN/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Tim Lui‭ ‬呂甜:一句未曾對爸媽說的話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