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扭蛋圍城內 : Michael Wolf - HOKK fabrica

活.在扭蛋圍城內 : Michael Wolf

HF Crewon June 1, 2014 at 12:13 pm

香港時時刻刻都有轉變,沙士時我以為是這城市的末日了,一年之後,翻天覆地的,甚麼東西都回來了,像野草一樣,很頑強。- Michael Wolf

michael wolf說起「洋腸港女」我們可以細味過中遐想,對於「移民退休」我們不免暇想,說起「港英獅旗」那是懷想也可以是妄想。

不知道這是東方人與生俱來的好奇心還是因為我們確確實實與米字旗有親,下意識恍惚對西方總是心存著一系列的假設。在我們一廂情願的對異地作出獻媚勾畫他方月亮特別圓的同時,其實你心裡有沒有我?

德國著名攝影師Michael Wolf 1994年因著中年危機隻身來港,當時他輕嘆對歐洲一切事物已經司空見慣,把巴黎比喻成一部120年都沒有改變過的電影;美國沒有驚喜紐約相當很乏味。因此,他決定定居香港,把家人都回到德國,自己在香港逗留,並開始花極長時間記錄這個城鎮的種種面貌及後因著推出大版幅「48×64及70×90」照相集The Architecture of Density (中譯《建築密度》);一本令地道香港人睇到燥的相集而聲名大噪。

相集《Architecture of Density》行銷全球為他國解畫,在讀者打開這個真實香港之前,書面上甚至印有「觀圖前請慎入」的溫馨提示。相集刊於英國《每日郵報 》報道的標題是:「你相信這是真正的香港公寓嗎?令人驚嘆的香港活板間房。」

michael wolf michael wolf

當他接受《New Republic》訪問時更說出了十分動人的一席話:「在幾十年裡,我一直在香港,它有很大的改變。我工作的很大一部分也只是記錄這些舊街區,舊建築,而這一切在十年內都會消失。在這個工作過程中我感受到的不僅是『哇!』,同時間我也在問港人在為自己的城市在做甚麼?這個城市的生活質量是甚麼,而我們居住在這裡的人真的想要這樣的城市嗎? 」

他多次提及有能力收藏他作品的人,通常坐擁幾千呎的家,他們把這些作品掛在家中視為藝術品,但這些人能夠確切明白住在幾百呎空間內的感受和想法嗎?現實就是這樣諷刺。

有人說港人就像住在鞋盒一樣,我說更像扭蛋;鞋盒尚可安然偷生在一個角落;但當你是扭蛋,在買家投下錢幣的那一刻,我們只有不能自主地被迫易手到世界的盡頭。

當Michael 得知石硤尾公屋將進行拆除重建,他挨家挨戶拍下了石硤尾公屋的一百個住戶活在一百呎裏的故事,作品名為100 X 100 ,每一張作品都會用文字簡介居者姓名、年齡、在此居住時間及喜歡此公屋的原因。

michael wolf

「拍攝過程中我跟很多住客聊天,他們都因著交通方便、鄰居守望相助等等原因喜歡居住在這裏;但如果你問他們會想有一間海邊小屋嗎,他們都會說想,他們不是出於真心地喜歡如此擠逼的居住空間,但他們學懂去接受,學懂去活在當下。」

紐約有大約5818幢高層建築而香港有多於6588幢,如果你認為摩天城市千篇一律,七百萬人密度奇高,聞者好奇宿者流淚。但他只輕輕放下一句…

「我希望透過我的鏡頭,別人會發現香港其實很美。」-Michael Wolf

書籍可於葉壹堂(Page One)購買
查詢:+852 25060381 (時代廣場分店)

TEXT: ZEPHYR
STYLING: ROSIE & BETTY
PHOTO: BRIAN Z/ 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ON THE GO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