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近月畢業展風波,作為藝術系新人之愚見 - HOKK fabrica

關於近月畢業展風波,作為藝術系新人之愚見

HF Crewon June 29, 2014 at 2:30 pm

 ‘20140327 1030, 20131027 1621, 20140410 1243’ by IP Jeremy, Oil on canvas, 140cm x 140cm.
‘20140327 1030, 20131027 1621, 20140410 1243’ by IP Jeremy, Oil on canvas, 140cm x 140cm.

有關最近畢業展的輿論,筆者思索良久,身為過來人,可以有著怎樣的評價
或許就是,一些據筆者在學期間觀察到的現象及種種實況,正透過畢業展不偏不倚地反映出來。

小聰明,可以叫人走幾遠?
有人說過,浸會大學的視藝學生技巧及不上中文大學藝術系的同學,不過浸大的學生較為靈活變通。同學們往往採用現成物件做裝置作品,省卻做工藝品的功夫和時間。不過,當你目睹他們做的裝置,大抵會明白,即使做裝置,還是紮根的功夫最實在。
筆者最近讀到一篇文章,說到香港人靠小聰明混飯吃的招數,在這個年代已經不管用。文章說的是電影,筆者卻看到在這些年頭做本土創作的哀哉。
話說回來,今年做裝置的同學倒是不少,在此不作個別評論了,大家親身看一下吧。

‘IT’ S RAINING’ by CHEUNG Yuet Ying, Installation, Size variable. 展內其中一件裝置作品。
‘IT’ S RAINING’ by CHEUNG Yuet Ying, Installation, Size variable.
展內其中一件裝置作品。

學生幾年來過著怎樣的校園生活?
除了小聰明,筆者亦想回應日前李世莊寫的《視藝生畢業作品的啟示》。
文中提到畢業作品「水平每況愈下……或明或暗的顯示了目前視藝教育和創作的一些隱憂」。前輩固然可以站在高上提出各種提問,筆者作為過來人,倒是想各位畢業生自我審視一下:「這幾年來自己在忙著什麼?」有幾多時候在做藝術?既然這回事並非一朝一夕而成,那著地一點看,在現今的校園生活當中,在這個學制之下,到底有幾多人可以安靜起來,專注地著手自己的學問?課程繁多正是其「學院特色」,由第一堂(初階得不得了)的基礎班到學期尾要求遞交的期終功課,學生的工作量經常突然間被倍增,一下子幾個學科的作業堆積起來,附帶一連串創作上的問題(前提:學生認真動手),筆者曾經領教不少。我經常懷疑,「完成功課」以後,真正得到的又有幾多?這些被量化的學習評估,能否確實反映學生所認知的課題的深度和闊度。我們經常提及創作上的「醞釀」、「沉澱」,如何可以在這樣的日程之下體現出來?

再回應前輩所講關於作品本身的:「就我所見,視藝院很大部分的畢業作品的內容,都是環繞着展出者的個人故事,由親情、愛情、友情到自我的真情告白,無所不包,每次看畢業展就像聽青年藝術家盡訴心中情。都是環繞著就我所見,視藝院很大部分的畢業作品的內容,都是環繞着展出者的個人故事,由親情、愛情、友情到自我的真情告白,無所不包,每次看畢業展就像聽青年藝術家盡訴心中情。就我所見,視藝院很大部分的畢業作品的內容,都是環繞着展出者的個人故事,由親情、愛情、友情到自我的真情告白,無所不包,每次看畢業展就像聽青年藝術家盡訴心中情。展出者的個人故事,由親情、愛情、友情到自我的真情告白,無所不包,每次看畢業展就像聽青年藝術家盡訴心中情。」他指出,「藝術創作終歸是一種經過思考、批判和表達的行為,如果藝術家太過沉緬於個人情感世界,只會局限自己的視野和創意,最終犧牲的不過是作品的藝術質量。就我所見,視藝院很大部分的畢業作品的內容,都是環繞着展出者的個人故事,由親情、愛情、友情到自我的真情告白,無所不包,每次看畢業展就像聽青年藝術家盡訴心中情。藝術藝藝」說到底,怎樣的人,做著怎樣的藝術,這個並不出奇。或許,這正好反映,學系對於這類社會性議題的討論風氣向來不怎好好推動起來吧。

‘HE/SHE IS’ by CHANG Tsz Hin, Markers on canvas, 10cm x 10cm (250 pcs). 這件在展中大獲好評的作品,本身質素不俗,只是……見他幾年來都在畫這樣的畫,正牽起筆者文中的提問。
‘HE/SHE IS’ by CHANG Tsz Hin, Markers on canvas, 10cm x 10cm (250 pcs).
這件在展中大獲好評的作品,本身質素不俗,只是……見他幾年來都在畫這樣的畫,正牽起筆者文中的提問。

後記:怎樣寫Artist Statement
Artist Statement並不單指作品意念解說。在畢業展上,好些同學將對作品的個人闡釋硬崩崩地照直寫出來,完全扼殺跟觀眾對話的空間,不寫也罷。話說回來,看了覺得不妥的,絕對不止筆者。每屆畢業展都由一班畢業同學以及顧問老師共同策劃而成,作為展品的一部份,他們顯然都責無旁貸。

有關展覽資料,可參考其Facebook專頁:
浸大視藝畢業展 AVA Grad-Show
https://www.facebook.com/avagradshow?fref=photo

TEXT: PENELOPE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ON THE GO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