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sy Men專訪:工匠的初心。他,是年輕印章雕刻家江凱勤 -

Artsy Men專訪:工匠的初心。他,是年輕印章雕刻家江凱勤

HF Crewon March 23, 2017 at 12:00 am

楷書應該是這個年代唯一一款常見中國書法字體,然而這位年輕印章雕刻家,卻看見了篆書的美,甘於大費周章地用上兩、三個月雕塑一個只有幾厘米的印章。篆書是甲骨文的演變,是歷史與文化的見證,來讓我們認識江凱勤,認識篆刻,不以陳舊為美,發掘這位工匠的初心。江凱勤「賣藝求榮」, 篆刻

手藝挑戰量產

問到芸芸藝術媒介中,為何對篆刻情有獨鍾時,香港篆刻印章師江凱勤跟筆者說了個故事:「多年前,我的戲劇老師告訴我,由於他是黃皮膚的華人,在美國留學時,從來沒有人向他提問有關莎士比亞的種種;反而有關紅樓夢的話題卻不絕於耳。明顯這是歸因於他的華人身份。」所以,我們縱然都有離鄉背井的時候; 可是不管飛得多高,走得多遠,還是有這麼一種超越地理環境的連繫,使我們與自身的根密不可分。「選擇篆刻可算是為了鋪墊後路!當我跟外國人說我懂篆刻和説我懂油畫是有天淵之別的; 他們絕不會對我的篆刻工藝有懷疑,因為我是黃皮黑髪的華人。」

江凱勤「賣藝求榮」, 篆刻

好一句「黃皮黑髪」!中華文化誠然是我們的根、我們的源,我們賴以思考、表達、溝通的管道,「篆刻的啟蒙應該在大學,那時候初次接觸,然後自己也要閱讀、進修這門手藝」,對於這門博大精深的造字學問,無止境的學習與付出,是他最沉默且響亮的回應。江凱勤「賣藝求榮」, 篆刻

「我不太喜歡單一的產品,個人獨特性因此被徹底減弱。就算只用篆書這個字體,作品也決不會一式一樣,橫直左右的佈局與字距的配合都因字制宜,沒有絕對的法則。」當社會鼓吹全球化,手藝已敵不過量產,不盡相同的手寫字被冷冰冰的電腦體代替;美感的活字印刷被死板的數碼印刷取代,仿佛全世界同根同源是大趨勢的時候,幸好香港還有這位年輕篆刻師努力以原始的「工匠手藝」對抗這股量產洪流。 

-江凱勤

「篆刻本身是自己閒時的玩意,也是在家僅可創作的藝術媒介。土地問題嘛,屋企只有一張枱」,香港印章雕刻師江凱勤如此幽默地解釋他與篆刻結緣的原委;雖有點唏噓,但又有點像命中註定的浪漫。的確香港這個彈丸之地,一般家居委實難以容得下陶藝、油畫等大型藝術創作;然而一個咫尺空間卻道盡了幾許墨寶滄桑!

江凱勤「賣藝求榮」, 篆刻

身兼藝術行政正職與藝術創作,江凱勤相當「貼地」的坦言為何不以篆刻作事業:「搵夠,之後上岸曬太陽,唔駛再捱世界。」原來,尋夢與尋根同樣困難。儘管要向現實低頭,藝術家總有些脾性是改不掉的:「我會先畫圖,客人覺得可以後我才動工。完工再收錢,不收訂金!」如斯沒有保障的生意,背後只為一股霸氣的堅持,「因為收了錢便有壓力,有壓力便有礙發揮。一日未收錢,件野都係我嘅,我有話事權!」這同時是他的篆刻店「賣藝求榮」的由來:冀求找回藝術家在商業社會沒有的榮耀──尊嚴。

江凱勤「賣藝求榮」, 篆刻

江凱勤「賣藝求榮」, 篆刻

Follow 賣藝求榮 now!

別錯過更多Artsy Men專訪:

《一點改變,一點微笑,日本產品設計師Yuma Kano的唯一哲學!》
《愛攝影,也愛讀詩,遇見台灣女體攝影師3cm》

TEXT & INTERVIEW: YANNI W/ HOKK FABRICA
PHOTO: MII/ HOKK FABRICA
DESIGN: MICHELLE L/ HOKK FABRICA

More: Artsy Men專訪文化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