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for Dummies:一位陽光燦爛,一位神經質,兩位都是畢加索的情婦 - HOKK fabrica

Art for Dummies:一位陽光燦爛,一位神經質,兩位都是畢加索的情婦

HF Crewon March 3, 2017 at 12:00 am

畢加索是二十世紀偉大的藝術家,來自西班牙的他是一位畫家、雕塑家、舞台設計師、詩人兼劇作家,才華橫溢自然迷倒不少女生。細看畢加索的作品,不難發現幾位重複出現的人物,她們是繆斯又是情婦,更曾經為了畢加索而大打出手!讓我們認識《夢》與《哭泣的女人》中的兩位主角──Marie-Thérèse Walter與Dora Maar。

《夢》

Le Rêve(“The Dream”)1932
Le Rêve(“The Dream”),1932
現為Steven A. Cohen的私人珍藏,2017年10月將於巴黎博物館展出
Photo via artchive.com

一名女子坐在紅色扶手椅之中,頭則向右邊,衣衫不整的她露出左邊乳房,神態恬靜,面露微笑──這就是1932年油畫《夢》,亦是畢加索凝視下的Marie-Thérèse Walter。

45歲的他與17歲的她在巴黎老佛爺百貨公司門前偶遇,相傳當時畢加索向剛剛下車的Marie-Thérèse大叫:「我是畢加索!你我將會做很多很美好的事。」雖然不知道這個開場白是真是假,可以肯定的是Marie-Thérèse到最後成為了畢加索的繆斯和模特兒,二人在1927年至1935年之間保持一段專業和私人的關係,瞞著畢加索第一任妻子Olga Khokhlova發展地下情。

《夢》充滿情色意味,有藝評指模特兒左邊臉是勃起的陽具,象徵中年畢加索對青春少艾女子的情慾。《夢》以外,Marie-Thérèse亦出現在《裸體、綠葉和半身像》《鏡前少女》等作品。她的出現總離不開暖色,可見青春少艾的Marie-Thérèse Walter在畢加索眼中如燦爛陽光一樣吸引。

Picasso Marie-Thérèse Walter
畢加索與Marie-Thérèse Walter育有一名女兒Maya,他們從來都沒有結婚。
Woman with Yellow Hair Picasso
左:Woman with Yellow Hair
© 2017 Estate of Pablo Picasso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右:Girl before a Mirror
Photo via Wikipedia
Picasso
Photo via Freshlandmag.com

《哭泣的女人》

Femme en pleurs( “The Weeping Woman”)
Femme en pleurs( “The Weeping Woman”),1937
現存於倫敦泰特現代藝術館
Photo via Totally History

陰沈、悲哀、絕望、神經質、折磨,畢加索筆下的Dora Maar總是處於悲痛的狀態。Dora Maar是畢加索與Marie-Thérèse Walter分開後在1936年至1944年間的情婦。畢加索與Dora的戀情是在1935年被Marie-Thérèse無意之中撞破的,當時畢加索正在工作室完成反戰作品《格爾尼卡》,而剛巧新歡Dora也在。兩名年輕相近的女子質問畢加索究竟他要選擇誰,他淡然拋下一句:「你們自己解決吧」,然後兩個女人就開始打起上來。根據維基,畢加索晚年時表示兩女搶夫的畫面是他一生中「深刻而過癮」的回憶。

在畢加索眼中,Dora Maar是一個「哭泣的女人」,縱然畢加索曾說過他只是寫實地呈現Dora的本性,不是通過虐待而獲取快感,但Dora 與畢加索一起的時候是有面對過家暴的,她與畢加索分手後曾有段時期變得神經衰弱,患上抑鬱症。

Dora Maar au Chat & Mujer De Verde
Dora Maar au Chat & Mujer De Verde
Photo via artpaintingartist.org

今天Dora Maar經常被人記得是「畢加索的繆斯」,但遇上畢加索前她本身就是一名涉獵時尚攝影和超現實風格的前衛的攝影師!聞說畢加索強迫她捨棄攝影轉行做立體主義畫家(畢加索的強項),Dora Maar與畢加索一起的時候活在他的影子下,創作受到限制。分手後,Dora Maar在宗教中找到安慰,後來真的成為了一名畫家,愛以宗教和抽象風景作創作題材,找到了自己創作方向。

Dora Maar Photography
Dora Maar 的超現實風格攝影
Photos via Monique’s Passions & From the Bygone
Dora Maar Artwork
Photos via Artprecium & New Design Times
Dora Maar晚期的風景畫偏向沈鬱、不穩定 。有藝評指這是她與過去回憶掙扎的痕跡。
Dora Maar
Dora Maar
Photo via heroinas.net

喜歡藝術的你,不能錯過!

《一幅畫道出古希臘最美的交際花Phryne在法庭前追求平等的故事》
《在被壓抑的年代,巴洛克女性用畫作出呼喊》

TEXT: FLORIELLE / HOKK FABRICA
DESIGN: CYAN F / HOKK FABRICA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