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癒系」的一代宗師──林夕 - HOKK fabrica

「治癒系」的一代宗師──林夕

HF Crewon April 7, 2015 at 10:53 pm

每個人的心裡,或多或少都有數句林夕的作品,是座右銘也好,出於純粹的喜歡也好,這數句歌詞彷彿在你需要的時候,就會自然在腦海中出現。年少時在ICQ或MSN 的Status填上一句「閉起雙眼你最掛念誰,眼睛張開身邊竟是誰」就會覺得好型;但到近年才突然覺悟「原來我非不快樂,只我一人未發覺」

網絡時興「治癒系作家」,指以文字達撫療的作用,筆者雖認為大部分以此自居的「作家」,只是矯柔造作當靈丹妙藥。不過,無可否認,文字確有療傷功效,讀林夕的詞,有時實而不華,但一句句赤裸得令你雞皮疙瘩的字句,足以烙進人的心坎裡,時而用作慰藉心靈舊患,可謂「治癒系」中的一代宗師。

「我寫過那麼多詞,卻換不到一個人。」

詞人把自己的故事、愛情觀、人生觀埋藏在歌詞裡,有些開門見山、有些則留下痕跡讓大家自行判斷。林夕喜愛鑽研佛學,他的愛情觀亦深受影響。由早年他寫給王菲的「不給我的我不要,不是我的我不愛」,到「富士山愛情論」,一直都強調愛情不能擁有:「喜歡一個人就像喜歡富士山。你可以看到它,但是不能搬走它。你總不能移動一座富士山,你只有自己走過去。愛情,逛過就已經足夠」。林夕的愛情觀就一場人來人往的愛情轉移,遇見、愛上再分開,說穿了,就像過客一樣。正因為愛與被愛都難以控制,所以「愛情不停站」,有生一日都繼續愛下去。

直至近年,林夕最令筆者深刻的作品,不得不提「任我行」談到的人生觀。詞先提到,誰不嚮往「天空海闊任我行」這種隨心所慾的自由境界?惟到最後一段副歌,林夕話鋒一轉,提出了「從何時開始忌諱空山?從何時開始怕遙望星塵?」兩問道破,我們渴望自由的同時害怕自由,人群如羊群,是習慣受規範的群體生物,這不是貶義,而是與生俱來的自然特性,硬要違反,後果可能像神仙魚,會因企圖橫渡大海而喪命。雖然林夕崇尚強調「超脫」的佛家哲學,但這詞卻返樸歸真,回到自然本性,這是林夕對佛學未通全竅,抑或個人把哲理昇華至更高的高度,還是由看倌自行定斷。

「我就是我,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

林夕的歌詞,細膩、敏感、但這只是他的其中一面。從他在報章的專欄,到早前雨傘運動,可以看出林夕有火、熱血,不離地。誠如他談到創作時說:「創作本身需要一種顛覆精神,需要一種造反精神,創作的本質就是革命。」以前林夕就像一層薄霧匿藏在王菲、楊千嬅、陳奕迅的歌聲背後,借別人的口細訴自己的故事。但在大是大非之下,卻見林夕比任何歌手都站得更前,利用各種渠道去一抒己見。他的言辭到位,該辛辣時辛辣,熱血沸騰,有血有肉。

以前喜歡林夕,是他那不造作但足以令你泛淚的字句;現在喜歡林夕,是他在風雨飄搖下仍勇於發聲的風骨。

 

 

Original cover image via 《林夕字傳》唱片

TEXT: STANLEY
DESIGN: TONY W/ 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Send this to a friend